他是隊里的一位協勤隊員,今天是他城管工作的最后一天,明天他就退休了,推去了隊領導讓他休息的好意,他說:他想站好這最后一班崗……
2021年7月20日疫情的警報又一次拉響,近千萬人口的南京轉瞬進入了疫情防控模式。街頭巷尾、居民小區又一次看到了他們的身影……
“六字真言 雖然“請出示健康碼 ” 只是短短的一小段話,但一天下來也得重復的說上上千遍,他們笑著說自己這都快成了這“六字真言”的復讀機了。他們就是由志愿者、社工、城管隊員等人員所構成的一道市民防線,也是最貼近民生的疫情管控人。一方面他們感謝市民朋友的配合,而另一方面他們也有話要說……
一位外賣小哥估計是急著送餐的原因,騎著電動車在疫情防控點前并沒有減速,城管隊員趕緊上前一步想攔下他,看有人攔阻,小哥這才猛的捏下了剎車,在慣性作用下電動車的側面還是撞上了城管隊員。一位市民對值守人員大聲的嚷嚷著“手機沒有流量,開流量不要錢嗎?你們給我???”這一幕場景在各疫情值守點前時??梢姟?
“苦點累些多說些我們不怕 怕就怕有些人”俗話說人上一百形形色色,更何況是這么多人呢?,一位值守人員表示。按比例來說,積極配合疫情防控工作的市民占了絕大多數,至少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,自己主動出示健康碼,有時工作人員忙不過來的情形下,市民主動把手機擺放到值守人員眼前,待看過后方才通過。第二類是被動配合型,你不說他不掏,你講了他也是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樣,值守人員要花上不少口舌來解釋疫情防控的需要,但對方寧可花上幾分鐘十多分鐘來和值守人員“辯個理”也不愿用一分鐘出示健康碼,值守人員也是一臉無奈啊。
值守人員介紹道主城區內大都是老舊居民小區,一條小巷往往連通著多個小區,一旦有紅、黃碼這樣的醫學上需要隔離、居家觀察的市民隨意出入將可能帶來嚴重的后果,雖然這樣的可能性較小,但是仍然是不能排除的。比如該卡口是到專項核酸檢測點的通道之一,持黃碼市民經值守工作人員提醒后可以選擇從其他道路(非居民密集區)到達,如果沒有值守點的話,對內部成千上萬的市民還是存在一定的風險的。
第三類人讓值守人員無語 這第三類人員比例極少,一天也就能碰上三五個左右,值守點前顯眼的通告、小喇叭里傳來的聲音對這些人而言是不存在的,對直的就往里闖,值守人員剛詢問,就被“怒懟”,“健康碼沒有 手機沒帶 我住這里憑什么不能進”值守人員一伸手想攔著他,又被“懟”“干嘛事干嘛事,你動我下試試瞧”,“你們怕(?。┒九滤?lz不怕死 活這么多年夠了”,就這樣和值守人員拉拉扯扯,扯扯拉拉……
在值守點前有些老人拿出打印還是彩打的健康碼,高興的告訴值守人員,這是子女為他們出行啊購物啊方便,特意給老人準備好了,社區也幫著給用老人機的年老市民提供了相關證明,在有效期內進出都是正常的。
值守人員說:他們自己累些苦些不要緊,就是希望市民朋友對疫情防控工作能多些理解與支持,謝謝……